谭元元,关晓彤微博,醋溜白菜

频道:今日头条 日期: 浏览:161

  8月20日电 美国《侨报》1嫡妻奋斗日常9日刊发题为《不能让种族主义恶之花野蛮生长》的社论文章称,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因为由一座雕像而起的暴力事件而成为焦点,白人种族主义者的游行与反对者的集会狭路相逢,引发口角,进而发展成冲突、暴力,反对者阵营中的希瑟海尔(Heather Heyer)遇芊芊变难。这样严重的暴力事件,又涉及美国最敏感的社会问题——种族问题。

  美国总统特朗普此次如何表态,吸引着各方各派、全美人民的目光。正处于休假中的特朗普召开记者会称:“多方都表现出了令人震惊的仇恨、偏见和暴力,我们用最强烈的言辞谴责这些行为。”

  但文章指出,特朗普这种“各打五十大板”的表态,迅速引发广泛不满。又过了一天,特朗普再次表态,这次专门点了三K党等右翼团体的名:“那些导致暴力的人是罪犯和恶棍,包括三K 党、新纳粹党和白人至上主义者,以及其他仇恨团体。对于我们温润受所珍视的美国人来说,一切都是令人厌恶的。”

  特朗普在最后一次表态中,曾就事论事地提到,当天在夏洛茨维尔市参加集会的人并不都是白人至91vs洛克剧场上主义者或者新纳粹分子,许多集会者的目的,仅仅在于对该市把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南方将军罗伯特李的铜像从解放公园中移走的决定不满。特朗普把当天我的儿媳集会的反对者称为“另类左翼”,并发出质问:美国开国总统乔治华盛顿和《独立宣言》起草者、第3 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都是奴隶主,他们的雕像是否也要移除?

  文章表示,被他言中,还真的有一名黑人芝加哥牧师随后就提出了移除华盛顿的雕像。同时各地带有种族色彩的活动也层出不穷,纽约某墓地有40 多个华人的墓碑被推倒,成为“莫名其妙“的受害者。好莱坞长眠公墓的南方联盟墓碑被移走,西雅图市长发表声明请求移除南方联邦纪念碑……这类事件接二连三发生。

  文章认为,不管是夏洛茨维尔发生的暴力事件,还是特朗普的各种表态,还是之后发生的种种荒诞又令人痛心之事,都和“种族主义“——这个美国社会的顽疾——解不开干系。

  文章指出,种族主义乃至种族极端主义,在美国社会里从来就没有完全消失。虽然南北战争结束了奴隶制,虽然上世纪60 年代的民权运动赋予了所有种族一样的权利,虽然“平权法案”甚至给予少数族裔某些优待,但这些都属于顶层设计的范畴, 生活中、思想上种族歧视的现象依然比比皆是。从犯罪率、受教育程度、贫困人口比例等等“指数”, 都可以看出真正的种族平等遥不可及。而且,如今的种族主义问题远非“白人歧视黑人”这样简单:拉丁裔、亚裔人口杜煜峰的上升,“逆向歧视” 现象的产生和增多,种族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在这样的背景下,文章指出,特朗普的当选成为种族矛盾的催化剂。特朗普在竞选时以及当选后,特别强调的“被遗忘的美国人”、在全球化中“吃了亏”、“铁锈地带的没落中产阶级” 为主的那部分群体,不得欢爱不说,绝大部分是白人——这些白人成为特朗普的“沉默的票仓”,这已经难免让人产生种族主义的联想。而特朗普关于贸易保护主义、限制移民、“买美国货雇美国人”等等带李左飞有民粹意味的主张,又和“另类右翼”、白人至上主义者、新纳粹、三K 党在相关议题上的想法不谋而合——他们觉得,他们的好日子到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尽管这次夏洛茨维尔暴力冲突中,打起了纳粹旗子的白人种族主义应该被谴责,三K党这样的极端组织和类似IS的汽车撞人致死行为,都毫无疑问不应被容忍;但近年来过度“政治正确”给美国种族主义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无法忽视的。

  文章认为,如果滥用“君顿花园酒店种族主义”之类标签作为攻击反对者的工具,如果放任“逆向歧视”发展而不解决,如果只讲究名义上的“禁龇螂止种族主义”却不万界典当行从教育、基础设施各方面促进种族平等,最终的结果只可能是,一些普通的(白人)民众也因为反感和不平,而被种族极端主义者纳入他们的阵营。由此带来的种车上路上族冲突将更加激烈,带来的损失也更加惨重——美国社会将向着分裂的方向一去不回。

  文章指,如果仔细分析特朗普这次的表态,对于暴力、偏见谭元元,关晓彤微博,醋溜白菜的谴责没有错,“双方都有暴力”的说法也有事实支撑,至于“华盛顿和杰弗逊的雕像也调皮仙子闯古代要移除吗”的反问和之后在推特上表达的对历史的珍视,更是合情合理。当纳粹旗帜和纳粹礼充斥着一次集会活动,当三K党公开叫嚣出种族主义口号,当白人种族极端分子毫不避讳地以选票“威胁” 特朗普,这位美国总统更应该做的,是对种族极端主义——给美国历史和人民带来过深切伤痛的痼疾——表达出坚定的反对。至于对“过度政治正确”的反对,对历史的保护, 完全可以通过更为和缓、理智的程序推基列国进。

  文章认为,美政府决策的纰漏、事后处理不力,个别政府工作人员“另一个极端”的思想,共同造成了这次种族极端主义矛盾傅海棠最新消息的爆发,给美国社会带来了难以弥合的伤口。种族主义不是一个孤立的问题,历史、养生汤6000例经济都对它有重大的影响。而种族主义又是一个难以根治的顽疾,管理、控制,通过促进经济、社会、教育的大发展,促其在漫漫前路上逐渐消弭,至少能尽量避免夏洛茨维尔式的悲剧。

  作为少数族裔的华人,对种族极端主义尤其敏感。文章指出,华人就曾是种族歧视和仇恨的目标,排华法案就是美国历史留下的伤疤。如今,华人的经济癍痧和社会地位今非昔比,但张悦轩田雨橙定了婚约也常常成为种族歧视,甚至是逆向种族歧视的牺牲品。这些日子,华人也忧心忡忡地关注着事态的发展,纽约亚裔墓碑被推倒,以及各地若隐若现的歧视和仇恨事件老练的蕾切尔,都令人心寒。因此,反对种族主义, 促进族裔和谐,应是华人不变的追求和目标。